[文野][太中]村口宰师傅给中也纹了朵美丽小红花

下午三点的时候有人敲了门,然后轻手轻脚进来了。我一抬头就看到他站在门口,只穿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,袖子挽到胳膊肘露出一截白皙手臂,穿着黑色校裤。他的穿法很时髦,把裤腿别起来,露出脚踝,是现在年轻人的潮流。衬衫也是,塞了半团在裤子里,余下耷拉在外的部分很凌乱地遮住皮腰带。他还背了个单肩包,这点过得去,要是背个双肩包那真是很好笑。
看罢就很明白了,这是隔壁学校的不良少年来逃课了。我就摆摆手说去去去,逃课到别地儿,这里空调很贵的,你蹭不起。他听完一动不动,一双蓝眼睛瞪得老大,饱含执念地往我这看,神色有些阴森。他说:不是,我是来做纹身的。
我还是摆摆手,露出不耐烦的表情,即便心底对他还稍有好奇。原来有很多学生来我这纹身,生意算红火,可学生嘛,经常纹了没几天过来问我能不能洗掉。我说不能,他们就一哭二闹三上吊,说回家要被爸爸妈妈揍的啦。这么玩了几回,我就不给学生纹了,嫌麻烦。

他还是不走,并且持续用那双很通透的蓝眼睛往我这看。这种眼神与那些小狗的眼神有些相像,水汪汪的亮晶晶的可怜兮兮的。可惜我讨厌狗。不过那眼神与狗狗还是有所不同,水汪汪是不错,可他的眼里藏着点狠戾,一种我再赶他他就要杀我的气魄,对我很是受用,有如正中红心般讨人喜。我笑一下,总算转过头正眼看他。
一个俊俏少年郎,穿着很浮夸,盖不住衣装下一副好皮囊骨。眼眸蓝中透一点紫,如漩涡吸人魂魄,是少年独有的纯洁与邪恶。五官很秀气,但不是柔弱,反生出冷艳的杀意来,轻巧掩盖住肤下血脉热血汩汩。难得啊,我在心里吹一个长长的口哨,有点心动,这孩子长得不错哎。
我问他几岁了。他说十八。我笑一下,又问了一遍。他很不甘心地停顿一会儿,说了真话:十六。笑话,他才一米六,和我说他十八岁。我那时候觉得这小孩非常好玩,却是真真没想到他一直到二十几的年纪还是一米六。
我听完就故作高深地摇摇头:嗯,你知道的,我是个有原则的人,不给未成年小盆宇纹身的,这不好。
他听了这话,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嫌弃眼神看我,好像在说:得了吧就你。分明他与我是第一次见面,对我根本毫无了解,就自然而然露出这种神色,我感到困惑,不管怎么说,我不能承认我看上去真的如此糟糕。
嗯——我又长长发出一声鼻音,道:可是总有例外咯。谁叫我心肠那——么软。你多交钱,我就通融一下,帮你纹咯。我作一副大人有大量的神情,微微扬起下颌,眯起眼睛很挑衅地看向他,宣誓主权,也方便坑钱。我是真以为他会犯难,再不济也会摆个臭脸色,因为他看上去很暴躁很窘迫,不像太有钱。谁知道他反应平淡,冷冷哼了一声,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一叠大钞,就很有主人家气场地随便挑了张椅子坐下,翘着二郎腿说:不够还有,包里都是。现在就纹吧。
现在中学生怎么回事哦,跟不上时代了。我还以为他鼓鼓囊囊的单肩包里放的都是每课一练顶尖优化,谁知道他拿来放大钞的。世风日下啊,拜金主义太泛滥,哪还有人与人之间一点真情,这个小孩子把我当什么了哦。我皱了一下眉,而后当机立断把他包打开来搜刮走剩余的钞票。我很开心地说:行行行你想纹什么就纹什么。

我把各种图案打印在纸上给他看。先给他看了哈喽kitty和多啦a梦的那张。他差点要打我。我就只好翻第二张给他看,上面有锦鲤啊牡丹花啊鸳鸯啊各种大妈款式。他真的揍了我一拳。我有点不开心,可是我是有素质的成年人,大人不记小人过,于是耐着性子给他第三张,上面有骷髅啊天使翅膀啊十字架啊之类的,都是大热门。我心想这他该满意了吧,谁知道他嗤了一声扭开头,样子非常嫌弃。我就心想玩大了,这不是普通的中二少年,是究极中二少年,很稀有,放在pokemon狗里应该是珠穆朗玛峰顶才能捉到的裂空座级别,给我撞到说明我是真的很惨。我不知道他到底想纹个啥,已经做好准备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纹个哈喽kitty了。
结果他开始从包里翻东西,从一个很隐秘的夹层里翻出一张纸,纸上一个像素点很大很模糊的图案。他指着那个图案说,我要纹这个。
哇,这是什么好厉害哦。我眨了眨眼问他。图案是把枪,枪口生出一朵玫瑰来。
他很轻蔑地看我,而后不情不愿(其实非常想)地对我说:这你都不知道,大黑帮的纹身哎。

我怎么好意思承认自己孤陋寡闻,我就说:哼哼我刚才是在考验你,我当然知道这个图案啦,这是那个大名鼎鼎——的那什么,那什么…
他就白了我一眼,接下去说:port mafia啦。

我就盯着那个图案看,手腕转动一两下,脑内开始模拟该怎么走线打雾。想差不多了才突然意识到什么,问他:小盆宇你纹这个干什么?他再度露出难以置信的嫌弃神情:当然是入黑帮啊。
你小小年纪入什么黑帮,还是要好好读书啦。我苦心相劝,虽然知道这都是废话。不管是不是废话我都要劝,毕竟我是有良知的关爱小盆宇的成年人,很有道德素养,怎么能让纯白羔羊就这么入了黑帮。他不耐烦地踹了一下椅子:你纹不纹,不纹还钱。
好好好纹纹纹。

我问他你要纹在哪,他说纹在胸口,锁骨下面一点点。我就准备好仪器开始纹,脸凑在他颈部的那个位置,否则看不仔细。借机还闻到了很淡的一点汗味,柑橘沐浴露味与薄荷洗发水味,还有薰衣草洗衣液味。他整个人闻起来是化学香精成分的植物园。这话当然没敢说,不然对中学少年影响不好,可能还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男男授受不亲,以为一个臭大叔要非礼他了。我思想正直,是很正直地在闻他的体味,并很正直的作出这个评价的,不容许这等子虚乌有的罪名,于是秉承沉默是金的原则。
边纹我边问:你纹了这个然后呢,要怎么入黑帮啊。他想了想说,不知道,反正总有办法,我有钱。这话让我连连叹气,世风日下哟。我又问:那你为什么想入黑帮啊?他又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:我父母死了,我无聊。去了黑帮还能顺便给他们报仇。
他说完我们沉默了好久。这话一听就知道他是个有故事的人,可惜我好奇心不强,也没那么想了解。气氛一时有些凝重了,我的手还是很稳地在少年白皙肌肤上操作,墨汁渗下去,混杂着血液。他抖都没抖一下,眼神很刚毅很平静。我突然就可以想象过了好几年他左青龙右白虎,身上伤疤无数,然后特别酷炫翘着二郎腿当一个黑帮大boss,他的眼神也会是像现在这样,很刚毅很平静的。

纹完了,我吐一口气,收拾好东西,然后给他讲了注意事项,不要碰水啊不要乱抹东西啊。他有一搭没一搭应着,眼神已经往门外飘,很想离开。我刚说完他就拎了包要走,我喊住他问他名姓,得到一个大名中原中也。跨出门前我又把他喊住了,我说:去了黑帮要小心啊,苟富贵无相忘!他还是很嫌弃,但姑且嗯了一声,而后再度迈着小步子跑走了。

我再看到他时,他不再穿着白衬衫黑校裤,不再别裤腿或塞衣服到裤子里。他穿着黑大衣和高档皮鞋,戴一顶小礼帽试图显高。也会抽烟了。那时我借纹身为由凑在他的脖子闻他整个人,闻到麻辣烫味烤肉串味鸡排奶茶味,独独闻不到烟味。可他也会抽烟了,很贵的那种名牌烟,用的打火机也很精致,上面有浮雕花纹。
我突然感到有点惋惜,是不是一切皆源于我当初纹了那么个纹身,一把哑火的枪里长一朵玫瑰花。我改变了一个好小孩的命运,他去了黑帮,混得风生水起,会打架会杀人,眼眸里不再容易激起水花。

我和他打了个招呼,又说了一遍那话:苟富贵无相忘啊。他一巴掌糊我脸上而后拿枪抵我的太阳穴。我觉得疼,可作为一个成年人总要隐忍些,我眼里他依旧是个未成年。我提拎起眼角一点无辜的闪光,仄歪着冲他眨巴,我知道这个眼神很欠打也很让人无可奈何,他把我放开了。
他很气。我只能很耐心地解释:谁知道嘛!你也没问我呀!我都活腻了,只想隐姓埋名当个村口宰师傅啊。

中也,中也。我喊他的名字,拨开他紧握在手的枪,扯开他的衣领细细端详锁骨下那把枪与玫瑰。我把自己整个人埋进他小巧的怀抱里。他闻着还是像个植物园,沐浴露洗发水洗衣液都还是高中时那款,多了烟味血味枪械铁锈味,这些可以通通归为属于他的岁月的味道。岁月的味道是很奇妙的,比方说对我就是药味臭水沟味大叔味。他还年轻,因此有很拉风时髦的味道。
我想,怎么回事,他真的一步步走到我跟前。大部分时候我在暗处细细观察他,他来了,然后开始成长,磨砺,壮大。这些变化细小微妙,在年轻少年的面容上又能很清楚体现。他的脸颊开始沾血,他的眼眸开始含冰,十八岁生日(这个是我偷偷派人查的)他杀了夜总会里的贩毒内线,生日蜡烛是天花板坠下来的带十八边角的水晶灯,碎片划伤他的手指。他也变得圆滑,也会慢慢壮大势力,地位节节攀升。这些于他不知好事坏事,来到这里时他体内已经死去了什么东西。但总归对我不算好事,就好比现在,他见了新上司,第一件事是糊人一巴掌再拿枪怼人脑袋,还真无法无天啦。

我问他,怎么样,你觉得在黑道无聊不无聊,你给父母报仇了吗。他回答很无聊,没有。这里事儿好他妈多。说完他好像意识到自己怎么还心平气和和我聊起来,于是又揍了我一拳。
我抚着那纹身,回忆纹它时的手法动作,很仔细地摩挲。中也真的还是一米六,这个纹身也还在,洗不掉。那个下午空调有点坏,半天不出风,我给组织请的大长假还有一周就到期,泡面碗油腻腻放在桌上还没洗。我看着电视肥皂剧,手机里刚下载了pokemon狗,我兴致冲冲开始玩,结果方圆百里空无一物。然后我转头看到他,他就成了我的珠峰上的裂空座,绝对稀有中二少年。谁知道中二少年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,中二两字必须替换为霸道或者拉风,因为他是黑帮的人,非常非常厉害,人挡杀人佛挡杀佛。好在他还是记得那句苟富贵无相忘,面前挡了个太宰治,他心稍稍一软没舍得杀。宰师傅甚是欣慰。

我说,抚弄着那纹身,带着一点笑意说:中也,你是不是恨我呀?这就把你玩进去了。
他是真的生气。我想他要彻底记恨上我了,有点难过,不过也无可厚非。中也就是中也,既然如此不记恨我的中也未免太过奇怪。可是就好比当初我以为他没钱,他用钞票啪啪啪打我脸,我用很深的城府自以为捕捉到他的所有,反而弄巧成拙。

他眨了眨眼,照例是很莫名其妙的嫌弃的眼神。这眼神在我们第一次相遇时他就已经能摆得无比自然,现在倒让我看得很怀念。
放屁。他说,你玩我还不够本。

他笑了一下,笑得很邪性又很阳光,好像一时回到十六岁那个下午。

怎么回事啊这个。你个小屁孩还生不生气啦。
我很糟糕地怦然心动。

end.

评论(14)

热度(3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