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es][朔间零中心]我们不用很累很麻烦就能当上学生会长

※搞笑向,通篇胡说八道
朔间零说:我终于是走到这天了。这是一个终结更是一个伊始,从今往后将我的人生分割开,我要走一条荆棘载途的道路。到如今是第几年?这样久远了,由他相伴的时日那样长,却要分别于此处。这是一场告别,一场葬礼,曾经的朔间零埋葬在棺材里了,我将涅槃重生。
他感到悲伤无以复加,又兼有英勇就义的悲壮感。这么久了,他多喜欢他啊,可这已经留不住了。
——さらばだ、まえがみよ。

说来便要声泪俱下。他留长这刘海花了几年,精雕细琢修修剪剪,上端是柔顺乌黑油亮,一直向下梳,层次分明卷卷翘翘,末梢还打着风骚的旋。凹造型真的是很累的事,他违背正常生理作息每早九点就起来打理头发。要当个有表率又有个性的学生会长必须两手抓两手硬,一是手腕硬,二是发型硬。手腕他有一个莲巳敬人每日敲敲打打坚硬无比。而发型硬就很考验技术。铁打的刘海钢打的发梢,从屋顶自由落体蹦极能被青叶纺鼓掌夸:太厉害了零君刘海世界第一。
朔间零想,不良少年是不大好的,这是个文明的偶像学院,但是这不妨碍我过激背德,反正我是老大对不对。后辈里有一个日日树涉,他就很才华横溢,从发型就能看出来。在梦之咲行走必须要有一个充满个性的发型,这就好比野兽划分领地,涉一甩头能划出的领地比其他人多一圈,朔间零看他第一眼就暗自倒抽气:这小孩,这发型,很心机,不简单!当然发型要体现个性,不能靠长短就判高下,梦之咲推崇多样化个性化发展,朔间零走的路线是过激背德。要过激背德就必须有过激背德的发型过激背德的刘海,这也是Deadmans的钢铁法则与独有象徽。刘海很有学问,Deadmans讲究一种个性洋溢的互补:莲巳是中分,额前空荡荡只剩两边撇开的八字型。如切如磋如琢如磨,大神晃牙做足了学问:外八配内八啊对不对前辈!然后大神晃牙就有了非常纠结非常个性的交错内八刘海。既然如此朔间零作为队长必须要有领导团队的究极刘海,否则在气场上就要占下风。当然组合归组合,这个学院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——当上梦之咲的学生会长,必须有与众不同的长长刘海。你看,莲巳敬人做了那么久的副会长终年未曾翻身,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他中分,没有刘海。

说到这个刘海,朔间零好生爱护。学生会办公室有暗格,放了镜子。朔间零锁了门就抽出镜子端详刘海,左戳戳右碰碰,今天心情不好就把刘海凹得纠结一些,高兴的话就揪出几撮来烫一烫翘一翘。莲巳敬人每日来学生会两人先互相打招呼。朔间零:又换眼镜啦?这次的白框不同于以往的白框,这种白带有金属质感,闪着知性的锐利的光…这镜片也是不同凡响,相较于往日更为轻薄,非常凸显气场。嗯…是好眼镜啊。然后莲巳敬人面上冷漠内心愉悦,连忙回道:不敢当不敢当。朔间前辈今日的刘海,也是世间难见的顶尖好刘海,光泽是常年保养而焕发生辉的,弧度是百般雕琢卷烫的,从中竟能窥得世界终极的黄金比例,果然是长者独有的智慧…然后两人相视一笑,各自开始今日工作。

暴风雨的征兆起于那时。拐角处的人影孱弱而坚定,朔间零眼神一亮察觉到威胁感:这人,这刘海…光芒万丈的造型!简直让站在学院刘海顶峰的他都为之一震。天祥院的灿金发色,糅合于恰好的弧度,使得一种天使般亲切柔美的气质浑然天成,又带有些许孩童的俏皮天性与成熟稳重的优雅,是近年来少见的好刘海,能与之一决高下的恐怕只有天神恩赐的日日树涉。朔间零冷汗直落,警惕的目光刺向天祥院,但见对方云淡风轻开了口:前辈,好刘海啊。这等恭维太过虚伪,朔间零嗤之以鼻:彼此彼此。你也不简单。
果然天祥院本性毕露。笑得天真又残忍:可前辈的刘海,注定是要被我踩在脚下的。
怎么说?朔间零挑眉浅笑,内心却更加紧张。
天祥院道:这是靠我天祥院财阀重金打造的刘海,全世界一流的造型师排成两列为我凹造型,岂是你凡夫俗子能够匹及。唯有那云端长发飘飘的日日树君是我的电我的光我唯一的神话。前辈还请好自为之多风光一阵,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学院已容不下你了。时代需要崭新的刘海。

天祥院英智与莲巳敬人仔细讨论敲定了三奇人的人选。
莲巳敬人:日日树涉已不必说了,你我心知肚明。而深海奏汰的发型带着一股超纪元的魔性,那种弧度并非一日铸就,其中蕴含世界终极,你看他刘海第一眼会不以为意,再看第二眼第三眼…那刘海带着漩涡弧度就如洪水猛兽将你吞没。万万不可大意。
天祥院英智:很有道理。那么剩下一个人选……
莲巳敬人:朔间前辈。只能是他。
天祥院英智:嗯,我也想说他。只是第一眼注视,我就察觉出那刘海蕴含的邪性光芒…这就是暗夜魔物的威力,想必敬人在他身侧也是充分感受。这几乎是带着一种洗脑的狂潮,Deadmans的演唱会现场,底下粉丝一看到朔间前辈的刘海就要尖叫:好过激背德的刘海!由此可见,这魔物的刘海不愧为学生会长的刘海,甚至是我难以击败的,恐怕必须要使用其他手段了…

朔间零好苦。飞机行李不让带液体。他的专用摩丝无法携带,在机舱内心焦无比生怕宝贝刘海经不起长时间风吹日晒。国外气候多雨多风,刘海日益憔悴失去光泽,虽说还留有一个桀骜不羁的弧度,然而气场早已不如当年。天祥院打的竟是这样的主意,他曾想过,凭着Deadmans以及他个人的人气,两人抵死相拼自己未必会输。可不想天祥院耍这番手段,让他的刘海经历大自然的残酷考验,终究是大势已去。
五奇人纷纷战败了。好在逆先夏目作为挑染界的新生代光芒被大家保护,免受致命一击。斋宫宗闭门不出,一个月后影片みか忧心忡忡给出消息:师匠把マド姐的头发通通离子烫了…众人痛心哗然。最终日日树涉的单马尾细麻花辫也没能挽回大局,全军覆没。一时学院迎来变革的狂潮,五奇人遭受唾弃。

他们懂什么,每个人拥有想要的发型有什么错!逆先夏目愤愤不平。哥哥们的刘海都那样富有才华…凭什么要因为时代潮流而遭受流言蜚语!
日日树涉拍了拍他的肩:你还小…以后会懂的。这是为了整个学院的幸福。更何况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,我们将被赋予更多可能性,拥有更amazing的发型。零……你也不要太难过。我知晓你爱刘海如爱生命,但或许生活还有一线转机呢?
朔间零轻笑一声,点头说是。
这就是五奇人的末路啊,何其残忍。

怎么样…怎么样了!千万不要啊…!!大神晃牙飞奔向学生会办公室,被锁住的大门挡在门口。天祥院笑吟吟在一旁。今日学生会长换届。
你这卑鄙小人!大神晃牙揪住天祥院衣领,恨不得由白日怒骂至晚间。要不是这人,朔间前辈怎会迎来这样的结果。朔间前辈…他是那样一个熠熠生辉的人,是决定要一生追随的神明,却被这个人打落了。
天祥院依旧笑得从容不迫:这是谁家的狗呢?
莲巳敬人从办公室中走出来。

前辈!前辈怎么样了!
大神晃牙放开天祥院,转而扑向莲巳敬人。
莲巳!你说些什么啊!他一拳砸在莲巳敬人的胸膛,眼前模糊,泪水不住划落。
莲巳敬人面色复杂,纠结,懊悔,同情,自责……他沉默着不发声,眉头死死锁住,良久传来苦涩声音:……没了。

没了?你说清楚,就这么没了?大神晃牙一怔,眼前发黑。扑通一声跌在地上。
朔间前辈的刘海,就这么没了?你到底为什么能这么心平气和,那可是朔间前辈的刘海啊!你不知道刘海对前辈甚至重过生命……混蛋,怎么会…怎么会这样!他几近崩溃,信仰之人的信仰分崩离析,他却无能为力。

朔间零丢开剪刀,拿出镜子端看。那傲人的弧度没了,如今只有平平无奇的松散刘海,有些邋遢,不经打理就这么贴服在额上。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,改朝换代的学生会将迎来天祥院的金色刘海。他被放逐于尘世。

晃牙,走吧。今后是UNDEAD的时代。我们的刘海…不死的刘海,将永远长存——

傍晚时分朔间零自棺材中惊醒。
是梦………他心有余悸,伸手摸了摸刘海。
end.

这次剧情太伤了…给大家调剂一下!

评论(34)

热度(5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