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永七][中央庭组]晏华今天在时空乱流排到两个安托涅瓦

安托涅瓦,不要再开大了!晏华喊道。

 

一片寂静的空间笼罩世界,晏华与泰坦面面相觑。泰坦是无辜的,它只是在呐喊,在咆哮,双拳敲击地面,为增厚的护盾加油打气。安托涅瓦予它一个异界放逐,它连最后那点招数都使不出来了。

晏华望向泰坦,为它悲哀,也为自己悲哀。他的一点二秒在异世界中消殆——他精心计算的一点二秒!

安托涅瓦或许是对的,她的战力很高,大招伤害也高,何况能够帮忙规避伤害。可是晏华内心难过,觉得属于他生命中无比贵重的一点二秒被浪费了——因为安托涅瓦的一个大招。

众生平等,神器使的大招不分A级S级,晏华开的大同样是大,也有冷却,也要精打细算,这一切在安托涅瓦普度众生的大招中毁于一旦了。他能怪安托涅瓦吗,不能的。

 

他面上做不出表情,只是收了枪,与泰坦对视,颇有同病相怜的珍重,再一枪,又一枪,泰坦便倒下了。转头看,安托涅瓦又忙着瞬移去另一头了。她的下一个大正在准备中,晏华心里暗暗计算冷却时间,养精蓄锐。

 

安认为晏华还是不常来打乱流,对套路不够纯熟。光荣女仆是操控时间的神器使,一招一式自有玄机,算好了安托涅瓦要开大,不慌不忙逆转了时间,又回到初始的位置,于是相安无事。一个合格的神器使不应当只是规避boss带来的伤害,更要学会躲避我方安托涅瓦的大招。晏华不常战斗,跑动慢,反应不够灵敏,只是在后方支援,自然不晓得近战的苦痛,对安托涅瓦的大招当然无计可施。射手的优越在安托涅瓦的大招下荡然无存,晏华还是太过年轻。妮维小姐在射手行列中算老前辈,一手走a潇洒奔放,能扛过无数梦魇8,后来她发表感想:其实不是那样,我有如今的成就,多亏安托涅瓦小姐。于是表扬大会最终总要转为向安托涅瓦献花,安托涅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机警强力的神器使。

 

晏华私下含蓄地与赛斯谈及此事。

赛斯是辅助,并且一如既往地偷懒,不常打乱流,自然很乐意听八卦。华仔难得的楚楚可怜,使他同情心大发,认为应当予他救赎:你还是要好好同她说一下。安托涅瓦小姐是明事理的人,有成熟大方的风韵,攻略难度高,但不在小事刁难你,不似傲娇少女如丽或者安,一句话能七弯八绕出苦情大戏。你可以大胆放心地说。

这是工作而不是情场或galgame,赛斯一席话带不来多大帮助。晏华冷冷地瞪他,却也疲于置气了。

 

赛斯陪同晏华去了一次乱流,安托涅瓦盈盈一笑,足以使大批男子心弦一动。赛斯无动于衷是自然,晏华同样内心毫无波动,一则由于同事多年,二则由于他在思考她的大招。安托涅瓦,何时放大?可能开场放,可能中途放,反正cd一好就放,但无论如何,更多时候是在晏华刚开大时放,时机是百发百中的精准。

赛斯说,现在我是你的战术指导。你听我的,不会错。晏华看他的眼神略有些悲伤,初见时他不会想到,未来的某天将由不良神官指挥作战。

 

我身先士卒上去抡一杖子,兴许就骗到安托小姐一个大,而后你再上,保证舒爽无比。赛斯拍拍胸脯,为兄弟两肋插刀。说好了,事成后给我奖金翻倍。

晏华默默看向他。

没事的,我是辅助。赛斯爽朗道,他看向前方,眼神有些视死如归。我去了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

 

他看他身穿开领衬衣,披了新洗过的白外套,羽蛇权杖似有千斤重量,步伐沉重而略微发颤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过集装箱,就不容易了。辅助的身板稍显柔弱,旷班一次两次,旷多了,动作便不那么利索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,怪就在那头,冲他虎视眈眈。他的视死如归却不对怪物,只对心中难以战胜的安托涅瓦。

晏华看见他的背影,心中无限波动,觉得赛斯此刻是多么的无私而伟大,奖金可以翻倍再翻倍。再向外看时,他已入了安托涅瓦的大,一片死寂,无声无息。赛斯凝固在空间中,那一瞬间又转头看他,时光暂停在那刻,静止的赛斯面上不再吊儿郎当,眸中唯有珍重。

 

晏华数到一点二秒,开大了。

 

这是多么宝贵的一个大,数万方舟世界抹灭不了它存在的证明。赛斯的背影在火光中消失又重现,晏华希望为他买瓶酒,或者放个假,年终奖金,什么都好。

 

他终于——终于在时空乱流中,开上一次大了。

end.


见标题。你们懂我的心情吧?

评论(19)

热度(191)